手机贷款APP 欢迎来到全国贷款论坛!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?

贷款论坛

搜索
查看: 3012|回复: 0

孙犁:楼居随笔

[复制链接]

24

主题

24

帖子

176

金钱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99
发表于 2018-7-26 09:30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孙犁:楼居随笔
  孙犁:楼居随笔
  观垂柳
  农谚:“七九、八九,隔河观柳。”身居大城市,年老不能远行,是享受不到这种情景了。但我住的楼后面,小马路两旁,栽种的却是垂柳。
  这是去年春季,由农村来的民工经手栽的。他们比城里人用心、负责,隔几天就浇一次水。所以,虽说这一带土质不好,其他花卉,死了不少。这些小柳树,经过一个冬季,经过儿童们的攀折,汽车的碰撞,骡马的啃噬,还算是成活了不少。两场春雨过后,都已经发芽,充满绿意了。
  我自幼就喜欢小树。童年的春天,在野地玩,见到一棵小杏树,小桃树,甚至小槐树,小榆树,都要小心翼翼地移到自家的庭院去。但不记得有多少株成活、成材。
  柳树是不用特意去寻觅的。我的家乡,多是沙土地,又好发水,柳树都是自己长出来的,只要不妨碍农活,人们就把它留了下来,它也很快就长得高大了。每个村子的周围,都有高大的柳树,这是平原的一大奇观。走在路上,四周观望,看不见村庄房舍,看到的,都是黑压压、雾沉沉的柳树。平原大地,就是柳树的天下。
  柳树是一种梦幻的树。它的枝条叶子和飞絮,都是轻浮的,柔软的,缭绕、挑逗着人的情怀。
  这种景象,在我的头脑中,就要像梦境一样消失了。楼下的小垂柳,只能引起我短暂的回忆。
  1990年4月5日晨
  观藤萝
  楼前的小庭院里,精心设计了一个走廊形的藤萝架。去年夏天,五六个民工,费了很多时日,才算架起来了。然后运来了树苗,在两旁各栽种一排。树苗很细,只有筷子那样粗,用塑料绳系在架上,及时浇灌,多数成活了。
  冬天,民工不见了,藤萝苗又都散落到地上,任人践踏。
  幸好,前天来了一群园林处的妇女,带着一捆别的爬蔓的树苗,和藤萝埋在一起,也和藤萝一块儿又系到架上去了。
  系上就走了,也没有浇水。
  进城初期,很多讲究的庭院,都有藤萝架。我住过的大院里,就有两架,一架方形,一架圆形,都是钢筋水泥做的,和现在观看到的一样,藤身有碗口粗,每年春天,都开很多花,然后结很多果。因为大院,不久就变成了大杂院,没人管理,又没有规章制度,藤萝很快就被作践死了,架也被人拆去,地方也被当作别用。
  当时建造、种植它的人,是几多经营,藤身长到碗口粗细,也确非一日之功。一旦根断花消,也确给人以沧海桑田之感。
  一件东西的成长,是很不容易的,要用很多人工、财力。
  一件东西的破坏,只要一个不逞之徒的私心一动,就可完事了。他们对于“化公为私”,是处心积虑的,无所不为的,办法和手段,也是很多的。
  近些年,有人轻易地破坏了很多已经长成的东西。现在又不得不种植新的、小的。我们失去的,是一颗道德之心。再培养这颗心,是更艰难的。
  新种的藤萝,也不一定乐观。因为我看见:养苗的不管移栽,移栽的又不管死活,即使活了,又没有人认真地管理。
  公家之物,还是没有主儿的东西。
  1990年4月5日晨
  听乡音
  乡音,就是水土之音。
  我自幼离乡背井,稍长奔走四方,后居大城市,与五方之人杂处,所以,对于谁是什么口音,从来不大注意。自己的口音,变了多少,也不知道。只是对于来自乡下,却强学城市口音的人,听来觉得不舒服而已。
  这个城市的土着口音,说不上好听,但我也习惯了。只是当“文革”期间,我们迁移到另一个居民区时,老伴忽然对我说:
  “为什么这里的人,说话这样难听?”
  我想她是情绪不好,加上别人对她不客气所致,因此未加可否。
  现在搬到新居,周围有很多老干部,散步时,常常听到乡音。但是大家相忘江湖,已经很久了,就很少上前招呼的热情了。
  我每天晚上,八点钟就要上床,其实并睡不着,有时就把收音机放在床头。有一次调整收音机,河北电台,忽然传出说西河大鼓的声音,就听了一段,说的是呼家将。
  我幼年时,曾在本村听过半部呼延庆打擂,没有打擂,说书的就回家过年去了。现在说的是打擂以后的事,最热闹的场面,是命定听不到了。西河大鼓,是我们那里流行的一种说书,它那鼓、板、三弦的配合音响,一听就使人入迷,这也算是一种乡音。说书的是一位女艺人。
  最难得的,是书说完了,有一段广告,由一位女同志广播。她的声音,突然唤醒我对家乡的迷恋和热爱。虽然她的口音,已经标准化,广告词也每天相同。她的广告,还是成为我一个冬季的保留欣赏节目,每晚必听,一直到呼家将全书完毕。
  这证明,我还是依恋故土的,思念家乡的,渴望听到乡音的。
  1990年4月5日下午
  听风声
  楼居怕风,这在过去,是没有体会的。过去住老旧的平房,是怕下雨。一下雨,就担心漏房。雨还是每年下,房还是每年漏。就那么夜不安眠地,过了好些年。
  现在住的是新楼,而且是墙壁甫干,街道未平,就搬进来住了。又住中层,确是不会有漏房之忧了,高枕安眠吧。谁知又不然,夜里听到了极可怕的风声。
  春季,尤其厉害。我们的楼房,处在五条小马路的交叉点,风无论往哪个方向来,它总要迎战两个或三个风口的风力。加上楼房又高,距离又近,类似高山峡谷,大大增加了风的威力。其吼鸣之声,如惊涛骇浪,实在可怕,尤其是在夜晚。
  可怕,不出去也就是(www.lz13.cn)了,闭上眼睡觉吧!问题在于,如果有哪一个门窗,没有上好,就有被刮开的危险。而一处洞开,则全部窗门乱动,披衣去关,已经来不及,摔碎玻璃事小,极容易伤风感冒。
  所以,每逢入睡之前,我必须检查全部门窗。
  我老了,听着这种风声,是难以入睡的。
  其实,这种风,如果放到平原大地上去,也不过是春风吹拂而已。我幼年时,并不怕风,春天在野地里砍草,遇到顶天立地的大旋风过来,我敢迎着上,钻了进去。
  后来,我就越来越怕风了。这不是指风的实质,而是指风的象征。
  在风雨飘摇中,我度过了半个世纪。风吹草动,草木皆兵。这种体验,不只在抗日,防御残暴的敌人时有,在“文革”,担心小人的暗算时也有。
  我很少有安眠的夜晚,幸福的夜晚。
  1990年4月7日晨
  文章转载自:物业公司可以被收购吗
相关推荐:
  1、厂房租赁 物业费
  2、新疆工业用地 贷款
  3、商铺低总价
  4、加长加厚羽绒服过膝
  5、养生壶价格
相关的主题文章:
zhe365.net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站务中心

    站务中心

    板块简介:欢迎网友在此提供宝贵建议,接纳投诉,论坛新人报道以及会员删帖事务!请珍惜自己发的帖子,不要做无用功发一些黄赌毒的帖子!!

  • 今日主题: 420/全部主题: 19890
  •  发布规则

     热点图文

     最新主题

    发表新帖 客服
    微信

    微信号

    微信二维码
    关注贷款最新新闻资讯

    客户端

    安卓客户端

    安卓客户端
    扫码立即安装至手机

    回到顶部

    广告与合作QQ/微信:

    371959976

   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:00-22:30

    贷款-网贷-信息发布-全国贷款论坛
    社区
    贷款论坛
    金融论坛
    网贷论坛
    贷款社区
    银行
    工商银行
    中国银行
    农业银行
    建设银行
    资讯
    车贷新闻
    房贷新闻
    信贷新闻
    网贷新闻
    贷款
    个人贷款
    汽车贷款
    住房贷款
    网上贷款

    微信公众号

    www-daikuan-com

    APP客户端

    Powered by Dikuanbbs X3.3 全国贷款_网贷交流平台 Theme by 全国贷款论坛